疫情下的養老院:保護院舍老人,如何平衡安全與自由?

  • A+
摘要

近日,隨著各國逐步重啟經濟,人們的生活也開始恢復常態,養老院開始接受外來人員的探視,養老院老人們的生活狀態又重新回到大眾視野。老年人是此次疫情中的高危群體,其重

近日,隨著各國逐漸重啟經濟,人們的生活也開始恢復常態,養老院開始接受外來人員的探視,養老院老人們的生活狀態又重新回到大眾視野。

老年人是此次疫情中的高危群體,其重癥率、病死率都顯著高于沒有基礎疾病的年輕人。這場疫情正在對年齡最大、最脆弱的人群造成沉重打擊。美國《華爾街日報》對美國各地的數據匯總顯示,長時間護理機構入住者和工作人員中有25萬多人感染新冠病毒,其中50919人死亡,其中40%的死亡者來自養老院和老人護理機構。據《紐約時報》統計,在明尼蘇達州和西弗吉尼亞州,養老院中死亡病例占據全州死亡病例的80%,在羅得島這1數字為73%,爾后是賓夕法尼亞和特拉華,分別為66%和61%。英國倫敦政經學院公布的1項研究顯示,意大利、西班牙、愛爾蘭、法國、比利時這5個西歐國家中,42%⑸7%的新冠病逝者都是居住在養老院的老人。在瑞典,截至于4月底,死于新冠者90%屬于70歲以上人群,1半在養老院,4分之1是居家老人。在人均醫療資源相對更充裕的德國,在疫情前期也出現了多起老年病患死亡病例,德國死亡病例的平均年齡約為80歲。

這次疫情對各國養老院來講都是1次嚴峻的考驗。養老機構必須面對兩重災害:令其付出沉重代價的新冠病毒,和院里老人承受的孤獨感。雖然目前養老院可以開始有條件地接受家屬探視,但兩難之間的爭鋒卻遠沒有結束。

阻斷病毒沾染的戰役

與疫情前期防護用品和測試盒極端缺少的情況相比,解封時期的醫療物質壓力已得到很大緩釋,短時間內高死亡率也得到了控制。但是,疫情阻斷措施又引發了老年人的精神危機,長時間與家人隔離加重了老人的孤獨感。許多老人習慣了被親友環繞,而在阻隔期間不能不被“囚禁”在自己的房間里,由于見不到親人而深感痛苦,進而后悔搬進養老院。孤獨感令他們非常難受,覺到簡直度日如年。路易莎·甘茨是1名居住在養老院的瑞士老人,她在接受瑞士資訊網(swissinfo)時說,“能讀書的人還可以此消遣,惋惜我的視力差到不能讀書。我很喜歡打打牌,但由于對抗新冠病毒采取的措施,我連打牌的可能性都沒有了。”除孤獨感外,還有對病毒的恐懼。很多老人都表示經歷過各種大風大浪,但這次情況卻很不1樣。“到了這年紀,雖然我身體1向很好,但卻懼怕感染新冠病毒死掉。這個病毒太可怕了,我活了1輩子,歷來沒遇到過這樣的情況。”

而這次新冠疫情也暴露了養老院長時間以來存在的安全隱患,養老院不能不面對巨大的管理壓力。美國近期有護理人員爆出,新冠病毒在養老院內部肆虐期間,某些養老院存在對員工隱瞞老人健康狀態的問題,導致許多養老院護理人員感染新冠病毒。在法國和西班牙,某些養老院失誤引發的丑聞遭暴光,許多家庭已因此起訴。

即使是正規經營的養老院也為禁止病毒肆虐承當了巨大壓力。養老院的員工不管是上班還是在家,都要肩負重大責任。這類密集高強度的工作讓養老看護中心的人員身心俱疲。“我要求他們既要照顧好院里的老人,也要照顧好自己和親人,” 瑞士伯爾尼州法語區養老院La Collin的院長讓·達尼爾·朗格利(Jean Daniel Renggli)流露。當地再次出現1例新冠病毒確診病例后,大家的壓力到達了頂點,院里所有的老人和1部份員工隨后都做了檢測,所幸結果都是陰性。

與中國1致的是,在德國、瑞士和新加坡,養老院的工作人員全部進行核酸檢測。養老院都盡可能把員工留在院內居住,這是為減少他們在外感染的風險,避免病毒沾染給療養院的年長者。與外界供應鏈對接的人員,都要進行密切的醫學視察和定期檢測。

自由與保護之間

雖然各國逐漸走出這場“人工休克”,危險卻并沒有消失。針對年長者,各國政府采取了更加謹慎的做法,配合加強年長者安全措施,各政府機構與社區護理合作火伴密切合作,確保年長者,特別是體弱和得了慢性疾病的老人,在此期間繼續得到支援。

首先,要確保老人意想到,社會和家人沒有放棄他們。除告知政府和社區的新信息,也要及時回應老人的需求。人到老年,心理上對孤獨的體驗明顯增加,來自外界的強大氣力和對自我掌控的下降可能構成嚴重要挾。讓老年人感遭到情感、精神和社會支持,會增強他們適應壓力的能力。來自外界的情感支持和本身內部的精神氣力能夠和緩緊張和恐懼的影響。在瑞士和新加坡,自采取病毒阻斷以來,社工幫助老人通過視頻電話同親友說話,或幫他們發送語音消息,在非常時期與親人聯系,讓老人感覺家人仍在身旁陪伴。對沒有家人探望而深感孤獨的老人,駐院社工會按時慰勞,確保他們在非常時期取得所需,不會感到被遺忘。

疫情下的養老院:保護院舍老人,如何平衡安全與自由?

貝爾電話1918年的廣告,宣揚在“西班牙流感” 病毒隔離期間通過電話保持社會聯系的好處。

在解封計劃出臺以后,各養老院開始允許有指點的探視,多數養老院現已安排了1間會客室。院里的老人與他們的親屬如今可以隔著1面玻璃窗見面,通過電話互道家常。但是,院方需要管控人流,探訪必須輪番進行。這個時候,養老院需要仔細解釋采取的措施,發覺和理解老人等不及見親友的心情,盡可能公道安排更多家人探視的機會。

疫情下的養老院:保護院舍老人,如何平衡安全與自由?

疫情期間,巴西養老院的老人隔著塑料窗簾與親人見面。

在這次疫情中,我們也看到了院舍老人對生命的渴望和面對生活的決心。對人生中的壓力事件、變化和重大轉折而產生情緒反應是正常的心理體驗。這些居住在養老院的老人,在這次疫情中面對壓力、失去、變化,面臨各種情緒掙扎,但在服務人員和家人的支持和鼓勵下,他們依然可以意想到這些是人生經歷中不可或缺的1部份。生命的每一個階段都是學習的進程,這些老年人富有智慧和經驗,對生活也具有抗逆力。這類抗逆力幫助他們在困難中愈合心理創傷,應用學到的應對能力支持自己和他人,讓生命更成心義。102歲的葉麗香女士是在新加坡李安妹養老院里感染新冠病毒的老人之1,已于2020年5月1日出院。葉女士誕生于1918年西班牙流感大流行期間,即便在這個年紀依然非常獨立樂觀。

疫情下的養老院:保護院舍老人,如何平衡安全與自由?

葉麗香女士。

另外,養老院工作人員的關懷與支持應當成為下1步政策支援重點。這些人員常常在完成1輪檢測后,暫別家人,搬到院舍內居住。這容易造成他們墮入社會隔離狀態,給他們的精神和身體健康帶來不良的影響。很多院舍老人通常欠缺溝通能力,因此迫使護理員工和他們1起生活在寂靜或喧鬧的環境中。很多養老院工作人員表示,由于疫情期間照顧的需求劇增,他們和家人朋友相處的時間大幅減少,乃至需要放棄所有的社交活動。管理人員和社會工作者要特別照顧這些員工,為他們安排休息時間,讓他們在有需要時能得到短暫調劑的機會。在這次疫情中,我們也看到了政府和社會各方對養老院的支援,這也激起了養老院員工的自豪感和服務積極性。

結語

在隔離到來以后,疫情打亂了養老院里的生活。很多人想問,新冠病毒的幽靈是不是會持久地改變照顧老人的方式?對此,養老院的老人和親友都必須保持耐心,由于養老服務模式將產生根本性的轉變,需要我們借助科技,重新設計服務模式,避免新1波疫情來襲。另外,疫情給各養老院帶來的新挑戰還包括權衡對老人的保護和對他們自由的保護,這一樣是1個艱巨的選擇。

面對這次新冠疫情層見疊出的意外事件,各國政府也需要更多的擔當情懷和人文情懷。這次新冠病毒蔓延暴露出社會邊沿化群體所經歷的受排擠狀態,老人更有可能生活在貧困中,他們遭受忽視和虐待的幾率更高。新冠病毒大流行加重了這類不同等,并制造了新的要挾。所以,大疫之下不但要保證政策的精準有效,更要保持社會責任感,尊重個體和家庭的福祉。面對意外和災害,社會各方都應當更有包容心、同理心并愿意付出,對需要幫助的人特別是困頓無助的人們伸出援手。